這首曲子應該算耳熟能詳吧 ,德文輕歌劇風流寡婦中的曲子。



ㄟ 最後怎麼在講法文呢??


一個八月的一個清晨,我們搭上前往奧地利湖畔的小鎮 Hallstatt 的火車
中途就在 Bad Ischl 這個小鎮下車。
存放了隨身的行囊,就向小鎮中心散步而去。發現這個小鎮非常的熱鬧,
街道上都鋪著紅色的地毯,很多的人都穿著傳統的服飾,老老少少在街上散步,
洋溢著節慶歡樂的的氣氛。

 


歷史中的西西公主突然在街頭出現     她也來參加慶典。

 
保養得很好,近看都不見得看得出已經是阿媽級的公主了。

七  八月來到這裡,剛好是  Bad Ischl  的雷哈爾音樂節慶( Lehár Festival ),
在當地的戲劇院,教堂裡,都會有雷哈爾的輕歌劇演出。

 

 

弗朗茲·雷哈爾 (Franz Lehár)於1870年4月30日出生於斯洛伐克的 Komárom
1948年10月28日逝世於奧地利的 Bad Ischl ,是一位具有匈牙利血統的奧地利作曲家。
風流寡婦 就是他的作品。

雷哈爾曾在捷克布拉格的音樂學院學習,在德弗札克的鼓勵之下開始作曲。
他的音樂生涯始於軍隊樂隊長,後來才在定居地維也納投入輕歌劇的創作生涯。
他的輕歌劇 風流寡婦 獲得世界性的肯定,至今已經演出六十萬餘場次。

輕歌劇的成功使他獲得大量財富,他在遺囑中寫道,
他的大部分財產和他的房子將會捐給他的出生地Bad Ischl,
和幫助窮困的藝術家。

雷哈爾和愛默里希·卡爾曼是兩戰期間所謂的「銀色」維也納輕歌劇時代的開啟者。 


 
剛好逛到他們今天的周日跳蚤市場

 
這些應該都是二手的東西    但都保養的不錯   八成新

 
瓶瓶罐罐都很想買一些 但想到攜帶不便 便只有打消念頭   老是如此
也許是把欣賞取代了擁有   
 
遊客中心旁的這兩匹木馬的造型可愛多了,連我這個年齡都想爬上去玩一玩,
當然我不會如此做,反正就是知道這不可以。    

事後寫部落格,仔細看照片時,馬的尾巴用來當作爬上的纜繩,有趣。
發現馬的耳朵可以保持的這麼完整,還蠻訝異的,因為沒被扯壞
說是設計得堅固且又高又遠,也勉強通啦,   
但是若真是遇到破壞狂的小朋友或大朋友,那就真是沒輒了。
   
旅行中所觀察到當地居民的行為與現象,常常會令人反思,對照我所居住的台灣,
分析一下,會連結出當地民眾背後隱藏的思考模式。
一趟旅行下來, 一件事情可能不同的族群特性會有不一樣的反應,   
這是一種旅行帶來的智性與悟性的成長。
所以之後對事情價值的看法, 就沒有辦法很單一的角度來看了,
因為有其他的經驗支撐。

不過回到台灣的家,生活所面對的大多還是單一角度的群眾意念 ,  
是與非似乎絕對,但有可能是偏頗的,這時就很尷尬了,
有時也說不出口,說出來以為要與他敵對,
其實只是闡述一個另外的可能性,並沒有要敵對的意思。  

舉個比方
在這個時候你敢說"海角七號" 是個大爛片嗎? 喔!  我還沒時間去看,我只是個比方........
接近四億ㄟ 你敢對它胡說八道嗎??
在報紙上看到兩篇另外論點卻被罵得臭頭評論,就要論一下斤兩是否要做族群公敵了,
但這部是一個不錯的Sample,可以分析台灣人的群性與心理,
我還是會去貢獻100元去看二輪的。 哇!! 越寫越離題。




中午要離開 Bad Ischl 前往 Hallstatt 等火車時,看見遠方有一列蒸汽火車慢慢駛近,
不會吧!  難道要搭蒸汽火車去  Hallstatt  ??  真是太浪漫了吧。
當然結果證實是: 想得太超過了。
 

 
這時 Bad Ischl  火車站突然熱鬧起來,有相機的幾乎都趕緊對著這輛蒸汽老火車拍照,
火車停穩後, 便有樂隊開始奏樂,這列火車搭載著來參加慶典遊行的團體。
 


 
兩個很漂亮的小女孩,不過爺爺戴的帽子,我還真有點好奇。


很可惜中午過後就必須離開,大部分的輕歌劇音樂會都在晚間八點開始,
不過也正要前往更美的   Hallstatt。

一個很有型的小男生,不知道是不是跟我一樣也是個火車迷呢??

創作者介紹

意像圖建築空間研究所

jonathan0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