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搭飛機能跟鄰座的陌生人說上幾句話,這是一種難得的緣分。
當然一趟旅行要搭乘許多次飛機,遇到鄰座的人形形色色,
有時候遇到一些屁孩型的年輕人,沒禮貌外,就是一整個粗鄙,
我對這種年輕人毫無耐性,可能是我年輕的時候沒那麼扯,
這個趨勢,也不知如何"耐心"應對,相應不理比較簡單。

第二段就遇到一位大陸人
這位從大陸到國外工作的朋友,在777三座中當了夾心餅乾,
由於靠窗的要出來走動一下,所以都要起身讓過,
於是就這麼聊了起來。
就是開個頭,很簡單的。結果就聊開了
其實他的論述很像海外民運人士,但是他又不是。
倒是很敢講,聲音宏亮,整個機艙都聽得到,
一堆香港 廣東等等華人都在附近
沒人敢反駁。
我倒是為他捏把冷汗,擔心不已。

一個在共產政權成長的農村孩子,大自然的呼喚與開啟,
幼小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國家所實施的共產政權是很邪惡的。
他說這種邪惡我們無法理解,因為沒有經歷過。

他羨慕台灣,也嘆息中國已經被共產黨傷害到中華民族的道統已經不存在。

jonathan0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