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698.jpg  
今年的十月中,我計畫帶一個成都與九寨溝+黃龍 10日的半自助旅行。
這也是延續上一次黃山的模式,由教會小組的成員發起。
由於我的旅行經驗與操作方式,是他們所屬意的半自助方式,所以上次黃山的模式他們都很喜歡。
只是我長年所飛的都是歐洲與日本中東,大陸這個區塊比較少碰觸,

DSC02802.jpg     
九寨溝+黃龍   比較大的問題是當地的高海拔,因個人體質,有些人會有一些高山反應。
成都的部分我歸納為從無當中尋索與判別原本的文化紋理。我對三星堆大有興趣。
對於文化與建築巡禮,老實說在大陸文化大革命的傷害之下,很多軟性的東西都不復存在,
硬體建構起來卻沒有先人文化傳承的理念接續,怎麼感受都是假假的,缺了很多味。

到這個年紀,我很感謝從幼年成長時期所接觸到的大陸各地來台的長輩們,
還有在台灣各地所接觸到敦厚與樸實的民風,
讀書時所接觸的國文老師與一些非常優秀的作家,文化界與教育界的人士。
他們所承傳所建構的生活與文化氛圍,豐富並滋養了我們的心靈。
我所經驗過的中國文化是何等的豐富與令人驕傲的,但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現今所呈現的樣貌。

當然一個自助旅行與觀察者,對於一個新的委託,實不能如上次黃山一般,就算有足夠的技能與自信,
為慎重起見還是選擇了去先前探路。所以當香港航空三月底以前的機票價格很不錯的同時,就審慎地訂了下去。

由於是在香港轉機,我回程選擇了間隔較久的接續航班,讓我可以順便進香港晃一晃,買些東西。

就這樣,帶了每次出國的標準配備,重量剛好20公斤的行囊出發了。
媳婦陪我一起到機場送機,拿到登機證一看,座位一張13A,下一段14A,
生命在耶穌手裡,13對猶太人還是不錯的數字呢。
能在這裡寫部落格當然表示沒事啦。只是我對艙壓改變是很敏感的,
壓一壓胸部的穴道,擦一些萬金油,適時吞口水平衡耳壓就可以改善。

飛機退出停機坪總是要有一輛拖拉車將飛機八谷,
這時會有兩位地勤引導飛機離場。不過我實在覺得這兩位中的其中一位,在飛機離開時揮揮手即可,
他老兄鞠躬 100 度 15秒,比日本更日本,不過就是不標準,很不日本的硬要當日本。
台灣的自信與體統在哪呢? 我從來就不認為日本人會接納一些在台灣想當日本人的台灣人。
從機艙的窗口我別過頭去。

香港轉機時去吃了一份檳城米粉,接下來飛成都的班機是八點四十,抵達成都都已經晚上11點半了。
成都雙流機場有兩個航廈,一航廈是提供國際與台港澳班機起降,還有四川航空和航空等國內線班機起降,
二航廈是提供所有國內班機起降的航廈,二航廈佔地非常大,空間也很寬敞,
有時候網路上看到一些翻牆的大陸五毛說彎彎是何等的渺小,我們多麼的龐大等等自豪家貶抑之語,
其實在建築的領域或角度來看,人口與使用決定建築量體的大小,
大的建築量體,本來就是解決問題的辦法,也理所當然,
但大之後能否經營的完善與體貼使用者,才是重點。所以現階段大陸就只是大,也只有大。


夜間只有一號機場巴士可以到成都市區的錦江飯店,我預定一間青年旅舍在離下車處約850公尺的距離。
車資是10元,搭上車後巴士緩緩開動,這時呈現的成都第一印象,是寬闊平整的機場迎賓大道,
道路的品質做的不錯,而台灣的土木業總是給我們的不安全感,怎麼說呢?

就是全世界開發國家來比賽鋪道路做人行道,我們不僅最後一名然後被打入未開發國家組別。

巴士終於抵達目的地,這時看到許多黃包機車來攬客,我啊,推行李推到我住的青年旅社。
這間青旅位於新南門車站邊,因為過幾天我要從這個車站搭車前往九寨溝,位置算是不錯的。

只是工作人員沒那麼熱誠,我第一天訂的是四人通鋪,不知怎麼變為兩人間。
因為很晚了,我的室友早已入睡,我竭盡所能地不發出聲音,還可以刷牙  洗好澡。換好衣服。
但這老兄的鼾聲讓我徹夜失眠。

創作者介紹

意像圖建築空間研究所

jonathan0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