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出門時, 先將行李寄存在 Hostel,所以九點多回到 Hostel時, 重新再整理一下行李
帶了一個硬殼箱來旅行, 也許重一些,但是重要東西鎖在裡面,也比較安心。

這時因應朋友的勸戒,我將我所有重要的東西都鎖到行李箱
因為是過夜的火車,身上的錢很少,包含相機,全部鎖啦。

東西整理差不多,車票,護照備齊,便告別了住了五天的聖彼得堡Hostel。
由於行李還不輕,這次可要坐電梯下去了,看起來恐怖破舊,但其實運作是OK的。

晚間10 點多抵達莫斯科車站,看到許多的美國學生百來人,莫約高中的年紀吧,
也是要到莫斯科。
我是搭晚間11點的車,這些吵雜的學生還好搭上我的前一班車。
這時我的火車已經停在月台邊了,但是沒有開燈,門也是緊閉著,車頂還冒著煙。
晚上,真是越來越冷。

其實每天晚上有好幾班夜車從聖彼得堡到莫斯科,
當時在芬蘭赫爾辛基買這張票,是考慮抵達時間, 七點多抵達,時間差不多,
而住宿又是預定一家莫斯科的 Hostel,在 Google Earth 的顯示下大概知道位置,
由於聖彼得堡的經驗,我真怕這種俄式的對講機,上面沒有文字,好像大家一到俄羅斯都會有超能力似的
希望不要再遇到這種狀況了,(其實當時的不詳預感 果然再次發生)。

隔壁這列車開始受理旅客的登車作業,每個車廂門口都會站一位車務員,
服裝看起來就像軍裝,加上嚴肅的表情,那堆美國學生搭上這班車,
從車窗外看進去,所有都是臥舖,不是很寬敞,不曉得我搭的車狀況如何,因為還是黑漆漆的,
等待....繼續等待,四月的...寒冷的晚上。

還是到大廳等吧,這時有一位白人女士接近我,用中文問我是不是中國來的,
我說不是,是台灣. 同時,她給了我一份中文的刊物,便匆匆離開。
看一下內容,原來是一份反共產黨的刊物,奉勸共產黨人退黨,真是蠻鮮的。
好吧,這與我無關,我無黨無派,就當作消遣的刊物看看吧。

其實他們的列車受理登車大約是啟程前二十分鐘。

總算漫長的等待,終於可以上車了。一位男性的站務員站在我要登的第四車門口。
我看著他,遞給他車票,他面無表情,我也是,
這幾天我也漸漸學會了俄式的耍酷。

上了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比自己想像好太多了。
車廂地板舖著地毯,乘客不太多,大概買到較貴的等級吧。
隔壁房間似乎是一群義大利來的遊客,但是這時很喜歡聽到這些瓜拉瓜拉的吵雜聊天聲。

奇怪??乘客真的不多ㄟ,一個房間可以容納四位乘客。
很乾淨,桌上放了四盒內容豐富的食物野餐盒,還有礦泉水,還蠻舒服且高級的。




我研究了一下門如何上鎖,其實還蠻容易理解,這時我的室友登場了,哇!個頭高高的大帥哥。
這位朋友其實是來自於中亞的亞美尼亞,他只會俄文與簡單的英文。
這趟夜車,其實只有兩個人佔用了四人的空間,爽啊。
除了隔壁的義大利人,就沒有其他乘客了。

車子終於啟動了,緩緩離開聖彼得堡了,之前的擔心與緊張也揮之即去,好笑。
我趕緊打手機給在法國的妹妹,報個平安。

這位亞美尼亞人,在莫斯科唸書與工作,家人也都在莫斯科。
亞美尼亞....大該我只知道在土耳其東邊,聖經上的方舟,傳說在境內的亞拉蠟山山頂。

我的好奇心也驅使我想更了解亞美尼亞,他的手機有一些他們的民族音樂,就放給我聽。
曲調非常的輕快,比起這裡氣氛的凝重,真是令人心情大好。

我也放 101的照片給他看,回答他的問題,他很喜歡我拍的照片,特別是之前在芬蘭拍的照片。
他提出一個要求,希望我把照片給他,放進隨身牒, 喔....我給了一些。

沒想到我們聊得好久,部分時間雞同鴨講。
拿出鎖在行李箱的相機,拍了幾張車廂內部的照片,
我很喜歡這列火車發的野餐盒,因為內容豐富,而且很好吃喔。


當我問他幾歲的時候,我大概預設他應該三十好幾,




沒想到竟然才........25歲 !!!
創作者介紹

意像圖建築空間研究所

jonathan0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