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入瀨川是從十和田湖流出的唯一河川
入口的「子之口」至「燒山」這一段,全長約14公里,全年四季均可欣賞絕讚的風景。
溪流沿線車道與散步道規劃完備,溪流沿著幾個散佈在兩岸的瀑布匯流,
以銚子瀑布為首阿修羅的激流,雲井瀑布等多個情態大小互異的瀑布點綴其間。
新綠,紅葉的時期特別的美麗,遊客也最多
這次奧入瀨溪健行我從石戶走到子之口,
全程八點七公里,花了三個多小時.....
但是呼吸了新鮮的空氣也鍛鍊了腳勁。


不過石戶到燒山間,景觀普普,所以不建議花這個時間,
原因是從休屋出發後,便撘公車前往燒山,
一路上先看看待會要走的路徑,比較一下
二方面也觀察當地的遊客會在哪些地方上下車,石戶到燒山間人數就少多了。

在這三小時的健行過程中 雖然美景當前
但身體曾經所擁有的一份記憶,在健行的過程中不斷的甦醒
雖是過去曾經的一種熟悉,但不明究理的沉卻不斷地擴散

其實以前在台灣我也會到三峽與新店交界的鹿母潭溪流健行溯溪
因為那時我家住在新店
當兵前我會到這個溪流跑步到上游鍛鍊體能
沿著溪流有許多美麗的景緻
但是這些年來,我親眼看著這條美麗的溪流,被貪婪的地主們破壞殆盡
美麗的小瀑布旁邊,築起醜陋的鐵皮屋,最要命的竟然是一間石材切割場
牠們把廢水直接排入溪中,原本的清澈早已不復見

溪流的沿岸被素質極差的民眾丟滿垃圾
每次我跑步經過每一個溪流平坦處,便看到燒黑的磚塊石頭散落,垃圾與烤肉網隨便棄置
有一回往上游跑,看到一群翹課國中生在烤肉,過了許久跑回原處這些人早已散去
但是我看到一個燒黑的鍋子裡面盛滿了煮過的麵條
垃圾散置一地,完全沒有整理收拾便揚長而去...

在駱駝潭之前有一個壽命不長的長城溪遊樂區
在牠還不存在的時候,我曾經多次到那個流域的一個美麗的深潭游泳
我忘不了那裡美好的氣氛
飛瀑 老樹 蟲鳴
我自然而然便學會了對自然的尊重因為他們所展現出的調和教導了我
我思考如何處理一個與環境衝突性降到最低且融合的建物
也許類似萊特的落水山莊
但這些議題被醜陋的開發商蠻橫地毀去

開發者怎麼處理這個原本美麗的環境呢
那裡跟長城有何關聯呢,當然是搭了一個假假的長城
要複製就要複製到九十五分的本事與努力,這些人三十分就自鳴得意
簡直是作孽加庸俗到斃了
我只能眼睜睜看著他被台灣的遊客給消費掉了
多次騎車經過那裡,看著這個遊樂區起,也看著他關門大吉

多年前的那一天我再次經過,殘破的入口無人管理
我停下車想看看那個曾經擁抱我身軀的深潭不知還好嗎
攀爬進入裡面,原本熟悉的巨石老樹深潭,早就不見了
被一個醜陋的水泥溝渠取代
眼前的景象真是令我心痛欲絕
現場的混亂不堪,可以想像當時,怪手蠻橫地將其破肚腸流的影像
溪水依然流者,但是已經毫無表情
曾經那樣的飛濺聲響,氣氛,只能在我腦海的記憶中廻蕩
唉 這是上帝曾經給這個小地方美麗而有靈性的裝飾...

這又是搞出一團爛攤便揚長而去
而且這樣的破壞是永遠無法復原的

我在奧入瀨溪照了許多照片,這樣的溪流令人很想去擁抱
但是似乎是不行的,因為沒有任何一位遊客進入到水中
也因為如此,所有溪流的石頭上才能佈滿了美麗而脆弱的植物青苔
我所看到的是一個謹慎保育與尊重環境的結果

但是在飽享自然所帶來的美景時我覺得還是疏離的
縱使你不經意的擁抱大自然,但他其實是很脆弱的
我懷念泡在自家溪流中的真實,
但為了保護脆弱的大自然我寧可犧牲這樣的享受,
轉而去尊重,使之永續長存

































很高興看到下則新聞

摘錄自1月2日聯合報北縣報導

台北縣三峽鎮鹿母潭溪,1日起無限期「封溪護魚」,沿岸居民還組織保溪護魚河川巡守隊,
24小時輪班巡邏,兼任大隊長的鎮民代表王谷華表示,為防制水源受汙染、生態保育,
希望民眾不要來打擾這條溪。

創作者介紹

意像圖建築空間研究所

jonathan0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