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4806.jpg  
這是兩年前我去馬來西亞檳城時,逛到的一個櫥窗,裡面的這兩片老門扇吸引著我的目光,
但不知道這家店面是一家茶葉專賣店。
我走了進去,是為了想更清楚看看這兩片老門扇。
不過並沒有想到,這是一個美好檳城故事的開始。
DSC04813.jpg
我進到這間店鋪以後,發現這是一棟老房子,陳設非常的典雅,裡面除了販售茶葉以外
還展示了許多的茶具,像是一個小型的博物館。

DSC04812.jpg
當時在進入店鋪之後,裡面的氣氛是非常輕鬆的,老闆與老闆娘正與兩位朋友圍繞著桌子喝茶聊天,
這時老闆娘看到我,就邀約我一起來喝茶,這種邀約,是一種不帶目的的邀約,
帶著濃濃的暖意。

DSC04808.jpg
這時老闆剛好要出門辦事,於是就四人一起喝茶聊天,剛好他們有一些炒麵,就請我一起享用。
沖茶的過程,帶著一種無以言喻優雅,沖泡的茶的味道好極了,令我驚豔不已。
在檳城,許多華人的祖先是從福建沿海,廣東來到檳城,
這間茶行的主人,他們是閩南人的後代。所以聊天的過程大多是用閩南語。

DSC04809.jpg
但這種閩南語與我在台灣所慣常的閩南語腔調不同,
我試著用我不太順暢的閩南語與國語夾雜地交談
不知不覺我的閩南語就順暢起來,這是一個很棒的語言經驗。
在台灣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在這裡說閩南語,好像以前在眷村聽著不同的南腔北調,
會有一種情懷就是,原來我們距離很近,像是一家人的感覺。
他們當然不知道,他們接納旅人的態度,他們的閒聊,
對我產生了多麼大的啟發與影響。

DSC04810.jpg
在台灣生活了將近半個世紀,我一直有一個疑惑深藏在我的心中,
這些疑惑是來自於部分在台灣的一些閩南族群的後代。他們經歷過日據時代。
生長在北台灣的我,當兵時是在高雄,
有一回在岡山的街上,看到了示威遊行,上面寫著228等字眼,
剛好那時蔣經國總統過世,連上有許多本省籍的阿兵哥顯得不痛不癢,談笑風生,
當時心中是有一些衝擊的,

有一回搭飛機抵達台南,就問當地人如何搭車去台南市區,這位很草根的司機劈頭第一句話就是  "說台語"

當我進建築師事務所的時候,有一回建築師的姊姊出現在事務所吃中飯,我就被莫名其妙地點名
說台語,要不然要罰錢。

有一回在教會,還聽到一個會友說:你不會講台語,小心有一天會被殺喔。
喔。你總算承認  算是有良知的本省人喔
228當時果然有很多外省人因不會說閩南語與日語而被殺害喔
嘻哈帶過。

或講一些閩南語之後,測試你瞭不了解,有些根本就是罵人的話,貶抑對方的話。
但我從來沒有用德文的髒話測試她懂不懂。

甚至在室內設計的工地,包商的太太,我還對她有適宜的應對,結果這些台南人說著聊著,很不客氣地就說
你應該要說台灣話的,然後一整個鄙視的態度,最後感染到我的業主,她竟然也認為如此。

DSC04817.jpg

我當時客氣應對,如是說:我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台語說得不好,台語就是閩南語嘛,就是福建南部的方言嘛,
我們祖先是福州來的,他們會閩北話,我父母吵架時才會說這種語言。
我的父親會說四川上海寧波山東等語言,算是有語言天分的。
但我們家的背景都是說國語的,
我的英文是我在國外的母語,說得還流利,我去學法文學了三個月,就可以跟法國人聊天,
德文也是如此,

不過希臘文就例外了,我的希臘文學不好,因為"希臘根本就沒有文化"

當然,我是在指桑罵槐。希臘是西方文明的搖籃之一,怎麼會沒有文化。
語言是一種情感交流的工具,當你懷著恨意,連交朋友都很困難了,何況對方去講你慣常使用的語言。

希望他們夠聰明,知道我賞了他們一記耳光。
台灣有一部分的閩南人,早就失去了閩南文化的承傳,因為日本過去50年的統治家族名冊還留在神社裡。
所以也很難有正統閩南人的承傳。這種文化認同的碎裂,我們只能陪伴在旁。
真正承傳了正統閩南文化的,還是這些在南洋的華人。日本人在當地只有三年多的時間,就投降了。
而文化大革命後的紅色中國,還能剩下甚麼呢? 一切早變了味了。

DSC04811.jpg
我還是要把李光耀先生的一段話放在下面,表示我對這位閩南後裔的尊敬:

他說到;唯有知道自己的根源,唯有了解祖先的遭遇,你才知道進退依據。  
我們和泰國人菲律賓人 或斯里蘭卡人有何不同?  
差別在於我們如何來到此地,以及發展的方式,  
這需要有歷史感。


所以

台灣的閩南人若失去了這種歷史感,其實是不可能偉大與茁壯的。

DSC04816.jpg

今年2016夏天我們再次去了檳城,帶著我太太一起去,
離開的前一天傍晚,我們去到茶行,茶行關門了,撲空,
茶行裡面,好像整個都在打包,好像要結束營業似的,頓時心中有些失落。
第二天我們要離開檳城了,由於是下午的火車,上午還是碰碰運氣去找他們,
結果他們真的在茶行。

原來店面是要重新裝潢營業,先暫時搬至另一處幾個月。
他們很高興我們的到來,正要泡茶時,我說我們時間有限,下午一點多的火車,
因為檳城是一座島,要搭渡輪到對岸搭火車,所以他們也警覺時間可能有些緊迫,
由於我們的行李還在飯店,老闆就堅持開車帶我們先回飯店拿行李,再開車帶我們去港口趕渡輪,

謝謝老闆與老闆娘,有機會我們會再去檳城拜訪你們,
我們也很順利地到了怡保,願上帝祝福你們。

 

 

創作者介紹

意像圖建築空間研究所

jonathan0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