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針   寫一些土耳其的行程..............

我趁著候車等待去阿弗羅迪西亞斯的時間  趕緊記錄一下上午的行程
DSC00092.jpg  

今天的目的地是棉堡  我捨棄了坐巴士直達的方式
因為想去一個考古基地  Afrodisias  

從塞爾柱克出發     搭乘我最喜歡的火車到亞丁
雖然我計畫坐火車一路到那易立  但是亞丁以後至阿弗雍這個區間火車停駛
所以必須靠巴士一段一段接駁   當然也可以坐一些直達的巴士  也許很貴吧
我都已經沒興趣到懶得去問價錢
打包好行李  付了帳  離開了我居住三天   便宜且和善的居住點

拖著行李慢慢步向火車站  也許這幾天停留塞爾柱克時  旅遊倦怠症發作
看著碉堡與所謂馬利亞之家  我都沒去  倒是看了許多考古遺址  而且越看越愛  越有興趣
抵達火車站後  等候九點二十七分的火車到亞丁  這班火車也是我前幾天從Izmir搭過來的火車
抵達車站時距開車時間還早  買了一張到亞丁的單程火車票
順便再確認亞丁之後是否真的無法利用火車 
經車站櫃檯的確認    的確是沒有繼續往東方向的火車了

搭火車的這一路上     風景非常優美  也由於已經是春天  大地充滿了新嫩的綠枝與花朵
番紅花開滿遍地  生命的氣息  在這個節期暢旺地開展
當火車抵達一個站叫做 Ortaklar 時我才知道這裡是到 Soke   的交會站
當一班火車抵達這個站時  他都會有接駁的火車到 Soke  昨天我是以  Soke 為重要的轉運站

火車繼續行進  一個小時後便抵達了亞丁站  這裡寂寞星球提都沒提
我在火車站再確認一次  真的沒火車繼續向東行駛了  覺得有些茫然

其實我並不知道我繼續的行程是直接到棉堡還是先到那易立後再決定
我禱告上帝  帶領我今天的行程如同每日的帶領一般 
而我想順路先去Afrodisias     想看這裡的一座保存完整的羅馬競技場

因為到了棉堡  不太可能折回一百多公里去這裡  所以就且戰且走了 

到了亞丁火車站  看大家都爬一段樓梯  似乎是主要出口
確定沒有後續的火車之後  我要去找亞丁的巴士總站
走著走著  先晃了一下  第一印象對亞丁  覺得是一個比較富裕的城市
問一位先生如何去公車站  他說搭六號巴士  指給我一個方向
乾脆就走過去囉  走著走著  看到一群警察先生  我便上前詢問  確認巴士總站的位置
沒有想到  其中兩位警員聽完我的問題  竟說要開車送我去  我實在是喜出望外
這兩位員警  其中一位會說法文  但英文都不會
我只好用力擠出我學過的法文  與其中一位聊天  還好 Otogar並不太遠

我介紹我的姓名  從哪裡來的  在我用盡我的法文會話之前  總算抵達了
他們問我接下來要去哪裡  我說  那易立
他們還將警車停好  親自送我到往那易利的巴士公司前  我真的是很感激
我們相互握手道別之後  巴士車掌先生也很和善地幫我將行李運上車子的行李櫃

亞丁這個城市感覺市容很整齊與進步  居民的層次也較高  希望下次有機會再造訪
在一個車行圓環看見無花果的巨型雕像  顯然這裡應該是一個產無花果的地方

      
這種中型的巴士在土耳其很普遍  習慣以後覺得很好使用  價格也算實惠
但是不要聯想到台北台中一百元的票價即可
從亞丁到那易立四塊五土幣  我在抵達前還在掙扎是否要去 Afrodisias
要去到這裡  先從那易立轉車到卡拉卡蘇  在我抵達那易立以後  正放眼四周
還未有定見時  一位先生在我旁邊不遠處說道  你要去哪啊
我看過去  剛好他開的小巴計程車  就是到卡拉卡蘇
我驚訝地唸著  卡拉卡蘇  是的  我要去卡拉卡蘇  司機就幫我把行李小黑放在巴士後座的行李箱
就順應著情況自然的發展吧  到了卡拉卡蘇  還要轉車到阿弗羅迪西亞斯
阿弗羅迪西亞斯離德尼茲立有一百多公里  想到今晚是住在距德尼茲立海有一段距離的潘姆卡列
我用交談式的禱告  和上帝聊天  心裡也沒有擔憂
就是有一個信念  我會順利地到達我該去的地方  上帝會有很奇妙的帶領

巴士先是延著鐵路線旁的公路行進  這段鐵路果然沒有亞丁之前的軌道是新整的
是單線  也沒有電氣化  也看不到任何工程進行  停駛  讓我覺得納悶
行進時  看著地圖的標示  圖上顯示我們正行駛的公路 到一個分岔點後 
就會從目前沿著鐵道行進  轉進到遠離鐵路線的另一條路 
這個點是往卡拉卡蘇與往德尼茲立的分岔點  (我之後就是返回這個分岔點  轉車到德尼茲立)
車行的速度很快  陽光很強  照進車內是有些灼熱感的  司機會開一些送風 
因為是沿路攬客  所以有些乘客當地的農民  可能會運一城區購買的飼料  建築材料  瓦斯等
所以會駛入一些農村  有時會聞到一些堆肥的味道
我就想到這些肥美的農作物  靠著大地的滋養  人畜所廢棄的成為肥料  成為幫助成長的催化
這是多麼奇妙的循環  雖然味道並不好聞  但是所經之地  都是肥美的土地
在市場上美好的食材  都是如此而來  想著想著  也不以此味道為不好聞了
五元土幣  從那易立到卡拉卡蘇  卡拉卡蘇相當關西鎮的規模吧 
今天有許多小學生在街上  原來是書商的書展
DSC00098.jpg 

抵達街上  許多人下了車  我先拿了我的行李  再跟司機說  我要去阿弗羅迪西亞斯
司機要我再上車  要送我去巴士站  那裏有去阿弗羅迪西亞斯的小型巴士
所以這篇文章的前半段是在往阿弗羅迪西亞斯的小巴上  等待客人足夠時寫的
不過等的還頗久的  終於人數差不多  司機兜回剛剛的街上  試圖再招攬一些乘客
沒有就是沒有  又轉回原來之地停車等待  但還好  這時突然來了一堆人  塞滿了小巴
下午兩點  啟程囉  前往阿弗羅迪西亞斯 
DSC00213.jpg  
這裡是因為我看了朗恩教授的聖經地理光碟
他帶了一群人到土耳其  不過這是比較後期拍攝的 
比原先在以色列的年紀相比  已從壯年邁入老年  所以風格會很不同
DSC00214.jpg 
他顯然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  所以非常激動急迫
要把福音的真理  透過視訊  希望更多的人知道  所以語調上  就不是很學術了
DSC00224.jpg
但是我竟然可以理解這樣的激動  在阿弗羅迪西亞斯  朗恩教授帶大家來到此處的競技場
他很激動地說  跑啊  跑啊  向著標竿直跑............現在我正站在這座完整保存的競技場中
世人與天使都在觀看  我們成為了一場戲  我從長向的一端走到另一端  似乎場中坐滿了人
天使與惡者  所有的所有都在觀看  都在觀看  我成了一場戲  一場競爭的比賽
得勝的  將得到生命的冠冕............

DSC00263.jpg 

DSC00245.jpg 

抵達阿弗羅迪西亞斯  我還得拖著我的小黑行李  這個小黑是買對了  是一個可拖曳式的背包
所以拖到售票口  我先請祂們幫我看管一下行李  畢竟我無法拖著去上下階梯看古蹟
他們很爽快的答應  這讓我想到在埃及塔巴  請人看一下行李  人都以為裡面有炸彈而拒絕
入場券是八元土幣  包含一座很棒的美術館 
DSC00346.jpg

DSC00337.jpg

我想先去看遺跡  所以先找平面圖
DSC00132.jpg DSC00135.jpg 
我先看了劇場以及南向的大市集遺跡
然後下坡  看到浴場  希臘廟的遺跡  這時應該就直接前往競擊場 
只是我先去看了北向的市集與劇場
所以當我快要繞回到原出發點的美術館時  我疑惑  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但還是決定折返去找競擊場  在最北邊
阿弗羅迪西亞斯似乎並不強調這座競技場  所以圖示是忽略的  只標明方向
 
 
當我漸漸走近競擊場時  我責怪我自己  難道對上帝得帶領那麼沒有信心嗎
他豈會帶錯我的路呢  要不祂早就給我一些指引了  我開始責備我自己
在這裡碎碎唸個甚麼東西啊 
若待會就是你要到的競擊場  豈不是可笑了  上帝會笑你的小信的
我遠遠地看見不怎麼起眼的競擊場外觀  在外面你難以想像內部會是如此的完整
當我爬上階梯  看到內部  一聲讚嘆   就是這裡了 
我並沒有來錯地方  此時我的心裡百味雜陳
上帝豈會帶錯路呢........

似乎很多觀光客都忽略了這座競技場  可能時間有限吧 
看過許多希臘羅馬的遺跡   這是我看過保留最完整的一座競技場 
甚至我發覺  土耳其的遺跡比起希臘與義大利的
其精采之處  毫不遜色  這令我為之震撼 
今天阿弗羅迪西亞斯的觀光客不多  有可能較為偏僻 
很高興能突破萬難  來到此地
 

離開前  先看了美術館  展出許多當時的雕塑  極具藝術與欣賞價值

DSC00343.jpg

這裡入場包含美術館是八土幣  相當186台幣  想想義大利的羅馬的競擊場呢
一個套票要25歐元  近千元台幣  真是搶錢到瘋啊 
歐洲人這種變本加厲的強盜性格  應該選擇一條聰明的出路  而不是任憑宰割
要看希臘羅馬的遺跡  來土耳其看不僅豐富且便宜  最重要的是場所經驗實質的收穫
因為空間是要進入的  不是從旁觀看  甚至繞過去 
義大利或希臘當局因遊客過多  只好把古蹟圍起來 

我何必花更多的錢  看一個過分出名   收穫卻有限的古蹟維護區呢

DSC00364.jpg   
離開美術館  去到剛剛的售票口  我的小黑行李還托放在他們那裏
拖著小黑  繼續上路  今天晚上要到潘姆卡列  就是著名的棉堡 
這裡還離當地大約有100公里之遙
到公路邊  又是向左與向右的選擇

往右呢  離我要去的德尼茲立是順路的  但是交通狀況不明  也沒有明顯的大城鎮
走這條路要有勇氣  而我這時若沒有拖個小黑背包  我可能就試試看了
不過往右的路  路過的車就不多了 
DSC00365.jpg 
向左  返回到小鎮卡拉卡蘇  繞到那易立
這是繞路的行程  但是安全  有把握 
這是我在路口遇到一位法國來的男女他們如此說 
我也覺得有道理  這對男女很巧的是居住在南錫
DSC00375.jpg 
上帝啊我該往哪裡呢

我決定跟這對法國男女先回到卡拉卡蘇  轉車道往那易立的交流道  但不到那易立
所以又到了必須倒回了三十公里  在卡拉卡蘇的巴士站  我遇到帶我來到卡拉卡蘇的司機
我問他  從這裡有直接到德尼茲立的小巴士嗎  他說沒有  奇怪的是  在他的車上有價目表
算了  就到交岔路口後再攔攔看小巴吧  那裏一定有車到德尼茲立
法國人與我一同在交岔路下車  但我們方向相反   我往右   他們在對面等車
DSC00378.jpg 
雖然我不是住在法國南錫  卻因妹妹的緣故  卻有一種熟悉與親切感
道別後  我在交岔路的加油站附近  等候巴士經過
這時突然有一輛小轎車開過來  我隱約看到駕駛與我打了一個招呼
我並沒有舉手要搭順風車  這位駕駛卻自動停下來  我閃了一下  但很快地衝上前
說出要去的城市名  德尼茲立  恰巧  他也要去德尼茲立

這段路有接近六十公里  我不會土耳其文  他不會英文
起初我還有一點尷尬  後來不知怎麼就聊開了
大概彼此和善的胸懷  所以都能理解對方要表達甚麼
這位先生很有趣  他拿出他的身分證  說他的年紀多大  還拿出她女兒的照片
他是一位電子產品特約的產品送遞人員  住在德尼茲立 
所以剛剛我把小黑放在後座時  他的後座是一堆的手機門號信卡產品 

我一直被沿路的風景吸引  因為是超乎想像的美
氣氛破冰不久  哪想到突然之間下起大雨來  這還是我這趟第一次遇到雨 
雨滴撞擊著擋風玻璃  力道與聲響之大  猶如冰雹
這時讓我想到剛剛那對法國人  應該也已經上車了吧 
車子飛快的行進著  前方在雨中  左下緣卻出現了一道彩虹
DSC00379.jpg  
 
我聊到我的旅行計畫  因為是地名  所以他可以了解我在說甚麼
一聊到棉堡  他也特別有興趣  甚至在車行的過程中  路旁一特定處有一堆的白煙冒出
DSC00383.jpg
原來是溫泉水的溝渠  我們特地停下車來 
原本想觸摸  卻被賤起的水花告知了溫度  這是很燙的水泉
 DSC00384.jpg DSC00385.jpg 
開了好一段時間  他又拿出他的身分證  土耳其的身分證也和我們一樣  有出生地
剛好車子經過他出生的小鎮  我問他現在這裡還有家人嗎  他說都搬到德尼茲立了

當車子逐漸接近德尼茲立時  最吸引我的是遠方的山派  非常的高聳俊拔
雖然行前只是看了Google map但是就算是立體的  也無法描繪出當地所具備的場所氣勢
即將抵達德尼茲立的巴士站前  剛好他的客戶於車站附近  所以他暫停去卸貨
我則利用空檔  把我的聯絡電話與地址寫好  歡迎他們有機會到台灣來
雖然我知道機會是微乎其微  但也是一種心意  他也留下電子郵件地址
我的方式就是定期寄一些照片給他們  保持聯絡  這次旅行認識了不少朋友

抵達車站後  他還是把車停好  送我到往潘姆卡列的小巴停車處
我也現學了一種土耳其的道別方式  就是臉頰交錯互碰
我站在小巴旁   看著他離開   滿心的感激無以言喻   
今天  我遇到了一群又一群的天使
DSC00408.jpg 
車子招滿了乘客  出發前往我今天的目的地  棉堡

DSC00409.jpg DSC00410.jpg DSC00419.jpg 
說實在  今天步步緊湊  我還來不及看一下我所預訂的旅館名
只知道在潘姆卡列的中心  所以下車點  我也不見得有把握
心裡默默地禱告   當司機喊著  潘姆卡列  中心  我就先下車了
DSC00423.jpg
其時  車就停在距我旅館五米之處  入住之後  這真是我目前預定最棒的一處居住地
中庭有一個游泳池  旁邊還有溫泉浴池  土耳其浴場
DSC00428.jpg 
雖然是五人房  但這兩天只有我一位住客
由於非常便宜  所以我就好好地在此吃了兩頓美好的晚餐
DSC00425.jpg  DSC00431.jpg

吃完晚餐   散步去看了一下棉堡    入口處離旅館很近

DSC00432.jpg  
真是胡亂訂  卻訂到最滿意的旅館
明天一 早要去棉堡  上有一處考古基地是世界文化遺產
趕快回旅館吧    到土耳其能泡溫泉  自己想想都高興起來了..............

創作者介紹

意像圖建築空間研究所

jonathan0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