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色列的旅行結束 再繼續了土耳其的行程
我把遊記分兩軌來寫   有時放以色列    有時放土耳其
若是按照順序   土耳其大概很久才放的上來吧
所以這是我再訪土耳其之旅的序曲..............

以色列行程結束   我返回到開羅   搭機前往巴黎
在巴黎與南錫停留近十天
結果在南錫   不明原因   再離開前往法蘭克福的當天  病了................

-----------------------------------------------------------------------------

半夜醒來時發現喉嚨異常的疼痛
整個夜裡過的也不平靜  睡睡醒醒地
有時似夢非夢  也不曉得自己是否睡著了
早上起來   狀況也沒有改善

今天的計畫早上要搭火車從南錫出發 
經梅茲  德國的沙律斯布肯
然後再轉TGV到法蘭克福  

所以一早   妹夫建中還要開車帶我到火車站
抵達後再一次告別   上次是搭巴士到阿姆斯特丹
下次不知何時有機會到南錫了 
而我另一段新的旅程正要展開  前往土耳其
喉嚨還是痛到不行   還好我有帶一種櫻桃口味的喉痛噴劑
不過壓不下來

原本要搭乘七點21分的火車 
但是不知怎麼  南錫車站整個月台彌漫著一股不奈的等待氣氛
看著時刻表  前面幾台開往巴黎的TGV 開往巴塞爾的IC
以及對面月台開往盧森堡的通勤車   
都出現法文的 Retard  就是延誤的意思 
而且所有的車都是延誤 25分鐘以上  
之後的列車開始累加到30  40 分鐘

我看一下妹妹幫我查的時刻表 
我到了METZ的轉車時間  只有30分鐘不到
現在都延誤了如此久的時間 
我肯定會接不上從梅茲到沙律斯布肯的火車
這就表示  我會錯過往法蘭克福的TGV

而這這段TGV票是優惠票  錯過就不能退票的
我所要搭的火車      看板也顯示  會延誤20分鐘 
我這時趕緊打電話給妹妹 
但不知怎麼    就是打不通
車站廣播  人語  全部都是法文的對話 
該開走班車全部都停在月台上

我問了一位上班族  現在狀況如何呢
他用很不流利的英文對我說  只有等了
起初  我還等了一會  但是越來越覺得不對勁  就禱告上帝 
主啊  求祢幫助我接續的行程 
我相信祢會全然的安排  並幫助我有智慧地處理現況
這時看到有人開始離開了月台 
我問了另一位先生  他給了我很關鍵的回答

"對面這班到盧森堡的通勤車會經過梅茲  而且比較快"

我趕緊拎著行李  下樓梯又上樓梯到了對面月台 
看著當班火車旁   車次顯示的銀幕
這班車原本應該在七點多就該出發了   也的確是站停的少
先上了車  且戰且走 
幸運的是   過沒多久  南錫車站的電力供應恢復正常 
這班車就立即啟動了    朝著梅茲前進
  
不過我接續是八點41的車  現在都八點了 
還不知這班車會跑多久抵達梅茲
但畢竟我辨認地點的記憶力還算可以  
窗外的風景  我上次巴士之旅的累積還有些許的印象 
所以以風景印象辨識   我會大概知道    多久將會抵達梅茲  

車行的速度很快   我的心情越來越輕鬆
果然  八點半就抵達了梅茲車站  所以離我轉下班車的時間還有10分鐘
現在就是哪一個月台的問題了 
下了車一查時刻表    真妙   同一月台的另一側

我望著天空   總算揮別了看似驚恐的場面 
我又一次經歷到超然的帶領
車站旁有快要完工的新龐畢度梅茲分館   我傻傻地笑了一笑 
雖然很驚險  但還是如計畫可以轉搭上往德國沙律斯布肯的火車



原本以為往沙律斯布肯的火車   會不會因為南錫車站電力供應中斷  
稍微等一下我原本要搭卻延誤的火車
這班車往德國的車的確在月台上等待   延遲了大約10分多鐘開車 
但是我並沒有看到我原先從南錫要搭的那班火車出現
也就是說  沒有那位先生關鍵的提醒   我沒有動作    且繼續於原月台等待
我現在必然已經錯過往沙律斯布肯的火車了 
後續到法蘭克福的車票也就必然作廢了
還好這一切都沒發生

從德國沙律斯布肯轉車的時間就很充裕了 
大約一個多小時
只是我的身體越來越感到不適 
除了喉嚨吞嚥更痛之外  開始有發燒的狀況
所以心裡盤算好好在TGV上睡一覺  應該會恢復一些 
至少我是有位置的

看了月台上的班車配置表  我找到我的TGV 
因為座位是在車頭的位置  所以班車配置表顯示是在月台A段的位置等候
整列車長度 A B C D E 約兩百公尺 
不知是法國的火車  跑到德國的車站有資訊傳遞不足的問題  還是......
整列車進站的順序  完全是相反的 
也就是我應該在 E的位置等候  卻被誤導在 A等候
這時只好從車頭轉進推到車尾  表定停車時間只有一分鐘

我實在要好好批評一番TGV的設計 
同樣都是寬軌的系統  車廂內部空間相對於德國的ICE 
就顯得狹窄不堪 
一些行李置放空間的不足 
特別是這班車擠到連走道上都站滿了人
我推行李上車廂  還一時上不了車呢 
全部塞滿人  簡直像是一班難民車 
眼看見自己的座位在前方  卻看見一位老人家佔著我的位置
叫她起來也不是  況且我還到不了我的座位旁邊  走道都是人
所以只好等一下囉  看下一站是否有機會 
只是我的身體愈來越虛弱   只好蹲下來 
假裝好像在找一些東西  此時我真是暈到不行  出了一身冷汗
好在這樣的不舒服只持續一下子 
我看我一直站著不行  就直接坐在我的行李箱上好了
我撐了一個鐘頭  終於抵達麥翰車站  這位婦人下車了 
我移到我的座位旁  趕緊坐下

這算是我行了一件好事吧 
當事者也不知道  但可把我自己給整慘了

接下來這一路就東搖西擺地睡到法蘭克福 
抵達後  身體還是很疲倦
我先把我的大橘硬殼與小黑存放在法蘭克福車站 
置物櫃從四歐漲到五歐   心裡真是不爽到極點
我們的中央銀行外匯對美金不知為何控制在32   新台幣根本就是超跌 
便宜了一堆不爭氣的外銷廠商  卻苦了我們這些旅行的人
國人買舶來品須付出較高的代價
外貿導向經濟   全民都被耍被騙    
用貴的不像話的價格買到品質很爛的東西 
搞到新台幣是世界上最不值錢的貨幣

原本預定了一間青年旅館  匯差之下   現在簡直貴的不像話
但是當時生病也無餘力尋找其他  只好刷了27歐 
住在一個八人的通舖   真是活見鬼了

到了房間  趕緊休息  但遇到兩個德國個人主義的極致
我都已經昏睡倒在床上  還把我搖醒  問我 
他床上的東西是不是我的
豬頭啊  我哪是像你們這種東西亂丟的低等歐洲人 
是別人的!!! 我已經沒有力氣好言回答
接下來  還扛了獨木舟放在房間   天啊
接下來更是吵到我不能睡覺  我坐起來  狠狠地瞪著他們 
它們果然給我安靜地滾出房間
我幹嘛那麼兇啊我????   生病時自己的耐性就少了百分之五十

睡得很不安穩  但總算還是睡著   狀況有好一些 
醒來肚子餓了   想吃點東西
還好地下室有餐廳   而且晚餐只要五歐 
但我真懷疑這個廚師是不是烹調技術出了問題   還是我生病味蕾出問題 
食物真是難吃到極點
結果剩下很多  害我很愧疚呢.........

原本要幫我爸爸的朋友買玻尿酸的產品 
剛抵達法蘭克福   拖著病體   問了幾間藥妝店   但都沒有賣
還遇到不想接待的店員   我想可能我有點憔悴   歐洲是很視覺的社會
明天是周六  我要飛往土耳其的伊斯坦堡  商店都沒開 
但今天我的身體實在是撐不下去了  原本想出門只好作罷   繼續休息
這個病毒讓我接續在土耳其的第一個星期   狠狠地影響到我的體力
還好靠自體免疫就漸漸地痊癒了

創作者介紹

意像圖建築空間研究所

jonathan0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