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李香蘭的歌   夜來香   獻給我的祖母   
還有那個苦難的年代  堅強的靈魂


==========================================

吃過晚飯 我們在餐桌上聊天
四叔突然跟我說 你今天來的日子 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

哦   怎麼說呢

其實今天是你祖母的冥誕
我還要給你看一樣特別的東西......

=========================================

我的祖母在我還未出生之時   祖父應該是我很小的時候
便都離開了人世
他們的年代   因為國共戰亂期間  很少有相片存留
就算有   也大部分都佚失了
小時後我問父親    祖父祖母長什麼樣子啊
爸爸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他的出生地  上海 似乎也不太願意去回憶

民國38年前後   我的祖父是一艘國軍海軍艦艇的艦長
那時共產黨部隊已經攻佔了長江以北各省   且直下長江邊
轉眼就要度過長江 攻佔上海
在危急之秋   這艘船艦   停泊在長江南岸  
正準備載運著國軍部隊及其眷屬撤守   前往台灣
寬闊的長江北岸   共軍炮火不斷   情況緊急
所有的人員在炮火的威脅與攻擊下  趕緊登船待命
祖父下令開始啟動一切啟航的程序
這時不料   一陣火光逼近
一顆砲彈突然擊中了艦長室  
祖父身旁的士官長被砲彈擊中  當場死亡
而祖父在這次攻擊中   一隻腿被炸斷   身受重傷
我的祖母帶著還在強褓中的四叔
以及我的父親  三叔  姑姑都同在船上
而我的父親當時的年紀不過是一個國中生的年齡

當時船正要起錨   緊急暫停
祖父被送到上海的軍醫院急救   我的父親立刻隨行
祖母受祖父之命   隨從船艦   帶著其他兒女 航向台灣
此時骨肉分離  未來的幸與不幸   無法預測
砲彈依然猛烈的從對岸投射而來  
船艦這時立即被接手  再度起錨   駛向更寬闊的長江江面
這時沿著岸邊航行   為躲避砲彈的射程  
受損的船艦   硬是朝向長江口外的東海前進
我的祖母必須忍住眼淚  承受至親骨肉生死分離與擔憂之苦   
帶著身邊的三個稚兒   隨著船艦   航向不知結果的未來 
而我的父親懷者忐忑不安的心情 護送著祖父到達醫院
戰亂的年代   生死離別   望著空無一船的碼頭   狂風烏雲遮掩江面

當晚   共黨部隊度過長江   直搗上海   上海隨即淪陷

祖父最信任的孩子是我的父親
治療期間 共黨的高層有來探視遊說投誠
極盡脅迫威嚇之能事
我的父親很機巧的   說服當局繼續治療祖父
待祖父傷勢穩定   還要求當局購買回到福州老家的船票
等一切布置妥當   到了港口邊   將祖母囑咐交代的黃金
買通一位漁夫   立即啟航 航向舟山群島    與國軍會合
這是一位12歲的少年  擔負著自己殘疾的父親
冒險脫困的英勇故事

幾經風雨   我的父親才輾轉與祖父回到台灣與家人重聚
其中所歷經的艱辛  箇中滋味   我們這一代永遠無法了解

這些故事 我的父親從來沒有跟我提起過  
那樣的年代    佈滿恐慌的夢靨
忘記都揮之不去  何必講述........

=========================================
四叔說:  這是我們唯一的一張有祖父祖母的照片
你猜猜看祖母抱的小孩是誰?

我看著照片 一陣驚喜   端詳半天說不出話來
我一看就知道 祖母抱著的正是我的父親
我父親臉型的輪廓 像極了我的祖母
這是民國26年左右  在上海的照相館拍的照片
也是唯一流傳下來的照片

  

四叔跟祖母很親 他告訴我   祖母最喜歡的花是夜來香
她是一位文靜賢淑的女性    她的手極巧 刺了一手好繡
但她也是很勇敢的
船行之時   她的身心所受的煎熬  焦慮與恐懼
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記得在台灣去看他們的墓時   要帶著夜來香去看她

我說 我一定會的............

========================================

這些故事的每一個環節若有不同的變更 就產生了不一樣的命運
也會牽連不同的人

有一天我跟父親去看了祖父祖母的墓

感謝他們對命運所下的決定   我們也因此而存在

創作者介紹

意像圖建築空間研究所

jonathan0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