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天還沒亮,我便起身了
凱瑟琳女士還睡的很熟,我得要盡量輕聲
但是老舊的木頭地板可不是如此的配合
盥洗完,穿好衣服,帶著輕便的行囊
準備要離開Hostel

Hostel 這個大門是必須從內轉動喇叭旋鈕才鎖得上
或者是有鑰匙從外面反鎖
依約定我必須將鑰匙放在室內門邊的鞋櫃上
所以我離開後這個門等於沒有上鎖的狀態
這令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早上應該不會有其他閒雜人等吧

當我轉動大門的喇叭旋鈕
產生輕微的聲響
這時 Galina 的弟弟很機警地醒來
他簡直是反射動作地跳起來
出現在我身後,當時我也愣了一下
我趕緊跟他道謝與道別,希望他鎖完門盡快回到被窩裡
不曉得他有沒有察覺到他穿的有點過少
不過我先前的擔心倒是一掃而空

下了樓梯,出了大門,天色昏暗且飄著細雪
我要一路走到車站,但只預留給自己三十分鐘
其實是不太夠的,因為雪越下越大
也沒有公車
閒逛時不會覺得路有多遠
但這回趕起路來,突然覺得路怎麼會這麼遠啊???
走走跑跑,喘的要命

趕到車站只剩下十分鐘車就要開了
這個時間真不曉得怎麼控制的
現在我還得要買票,隊伍還蠻長的

排了!! 不要有怨言,趕不上就搭下一班
但還好,售票窗口蠻有效率的
離車開還有三分鐘我買到了票
衝進剪票口,步上月台,奇怪?哪一個月台啊?
我只好逢人就問: Vladimir ??
問了一列又一列,得到的都是..你夜(不)
最後總算問到一個肯定的答案,
跳上車,沒幾秒,車就開動了
這時我趕緊再找一個人再確認,還好沒坐錯車

其實莫斯科與弗拉基米爾距離大約一百七十公里
大約就是台北到台中的距離
車內氣氛很像之前搭的通勤火車
只是不知道要搭多久才會到弗拉基米爾

旅遊書雖然是寫兩個半小時抵達弗拉基米爾
但實際搭車的時間是三個多小時又四十五分鐘

車上擠滿了人,不過還好,大多是短程的旅客
好在過了三,四站許多人下車後便開始有座位
我總算可以坐下來了

火車座位還是和聖彼得堡一樣,三三背靠背
不過有一點像我們的普通車 速度還頗慢的




隨著時間的流逝 經過一站又一站
我還蠻擔心自己會因為打盹而錯過了下車站
(當然事後才了解 弗拉基米爾是終點站)

這時我看到座位旁邊的一位女生正在背英文單字
我便開口問她 弗拉基米爾到了嗎
她理解我的問題 告訴我她會在抵達時叫我

她的名字叫做 Nely ,有一雙明亮的眼眸,透露著和善
我們開始聊了起來... 她問我要去哪裡
我竟然回答: Суздаль 蘇茲達里(Suzdal)
這...能說是錯誤嗎??算是一個美麗的錯誤吧.....
我原本的計畫是抵達弗拉基米爾後,先去找達弗拉基米爾的住宿點
然後第二天再去蘇茲達里,然後再趕回弗拉基米爾與莫斯科
我不曉得這時她已經開始籌算如何幫我到蘇茲達里

她在莫斯科的一家私人公司上班
由於工作上或多或少會用到一些英文
所以她必須要學一些(她把寫滿單字的筆記本秀給我看)

她是弗拉基米爾人,生於斯也長於斯
由於今天是她姐姐的生日,所以特別從莫斯科趕回來為她慶祝

這真是個令人愉快的日子
請代我問候你的家人,也祝福你姐姐生日快樂,我說
她甜美地笑著,說實在,她真是一位令人舒服的女孩

經過了三個半鐘頭的乘車時間,這班車終於抵達弗拉基米爾
在火車站大廳,我問她往蘇茲達里的巴士站在哪裡呢??
她便帶著我,到馬路對面的巴士站

看到時刻表,12 點半剛好有一班,我請她幫我問價格
我承認我可能沒有表達清楚,讓她誤會了
她和櫃檯內的售票員講話講了一會
她回頭告訴我說12點半的票已經賣完了
那下一班呢??我問:
一段時間的對話與沉默
她還是幫我買了一張票,這就註定我必須先去蘇茲達里...
當下我實在不好意思告訴她,我沒有現在要去
但也由於這趟行程就是蠻彈性的
雖然計畫就這樣被改變了
實際上是無所謂的

買玩票,我們一起走到搭車的月台
原來通行於弗拉基米爾與蘇茲達里間
是一種25人座的小巴士
俄羅斯人的邏輯....
起始站只賣座位票 賣完就是賣完 請坐下一班
但這並不是直達車 中間還是會停不少站
所以司機會賣所謂的站票 容許中間站的乘客上車
我是從蘇茲達里回到弗拉基米爾才發現這個搭車的規定
不過用大一點的車不就解決了嗎?

在巴士月台
看到往蘇茲達里的小巴停在一處
但她卻領我到另一輛大型的遊覽車門口
上面寫著去哪裡我實在也看不懂
我指著那輛小巴問她:不是那一輛可以到蘇茲達里嗎?
她說:已經沒有座位了
因為我當時不理解這個規定 所以心情是有一點忐忑的
這時 Nely 一直態度溫和地與大巴士的司機詢問
這個司機提高講話的音量 口氣像極了在責罵她一般
眼前這種狀況更是讓我摸不著頭腦......
創作者介紹

意像圖建築空間研究所

jonathan0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