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來長崎,並沒有去參觀原爆紀念館,只走到彈著點的紀念公園。
這次在出發前,尋找一些相關的資料,對原子彈的殺傷力有更深刻的認知與了解。


整個長崎原爆紀念空間,範圍包括歷史資料蒐藏展示為主的「原爆資料館」,
以及為追悼死沒者而設立的「國立長崎追悼原子彈死難者和平祈念館」,
以及佔地廣大的和平紀念公園。



1945年8月9日上午11時2分,美軍的B29轟炸機繼8月6日的第一顆廣島之後
於長崎市投下了第2顆原子彈,落彈點位於長崎北區的浦上地區。
這顆轟炸日本長崎原子彈代號叫做『胖子』,
在落地前的五百多公尺的高度下爆炸,
數千萬度的熱紅外線、可怕的爆炸衝擊波和放射線,將部分市區化為廢墟,
瞬間整座城市建物幾乎躺平,74000人的生命當下迅速被高熱融化蒸發,
數以萬計的生命殞逝,受傷者高達75000人。
至今統計直接與間接死亡的人數已經達到21萬人,
倖存者,在接下來的漫漫歲月裡,承受巨大的身心苦難

長崎原爆數天之後,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告終。



長崎原爆資料館收藏着許多有關在長崎市投下原子彈的資料,
陳列著許多被炸過後的器具與用品,受損的建物鋼樑,
還有當時暱稱胖子的鈽原子彈1:1 模型,以及關於現代核子武器的資訊等。

透過展示,將集體對事件的意念加以呈現,
日本人如何看待此次重大事件,展示的意念為何呢?
憤怒嗎? 怪罪嗎? 仇恨嗎? 哀怨嗎?
原爆館展示目的在於--
為廢除核武器和實現世界的永久和平,做出貢獻與警惕。

看展之前我預設展出可能會很悲情,很聳動,
可能身在台灣,不知不覺被一些政治俗臘潛移默化吧。
看完展覽,結果當然不是那麼一回事,
沒有對美國人的仇恨,沒有對當局者的怪罪,這是一種深沉且有智慧的呈現。
比對中正紀念堂,一堆亂亂的風箏,隨著如風一般抽象仇恨的意念飄盪,
當局者狹隘的胸襟,已經影射其成不了大事的本質,
操作仇恨,獲取利益的政客,真是令人不齒。


長崎的中心區域,與爆炸中心相距約三公里,
彈著點位於長崎北區的浦上地區,
當初原定的目標是在內城區中心的中島川常盤橋。
從地形上來類比的話,長崎市很類似我出生的基隆市,是多山的地形,
從市區向北望去,東有金比羅山,西有稻佐山,
幸而當時有金比羅山等眾山脈的遮蔽,
除了不受遮蔽的灣岸地區受創嚴重以外,市中心區反而受損較輕微。

雖然環顧長崎四周,現今已是秀麗宜人的山城,
心理仍是百感交集,透過展示物品與巨幅照片,
我盡可能去理解那曾經的過往,令人無法想像的創痛。

成長在和平時代的我們,在這裡看到了戰爭的慘酷與留下的傷痛,
就如同在德國旅行,買到一些戰爭前後的攝影比對明信片,
少數有心人的意念,影響了更多人而成為集體的意念,並把戰爭神聖化,
其實只是為了政客自身的私念,牽動影響到無數人的性命。
所以為什麼要反戰,這是當然的,歷史上的政客總是用冠冕堂皇的說辭,
鼓動年輕人為理想走上戰場,殊不知其為避免戰爭的斡旋智慧不足而塘塞,
牽動的是數千萬人的性命損失。

除了祈念和平之外 究竟如何讓戰事不再、核武廢絕呢 ?
抱歉,不知道.....能力不足。


長崎追悼原子彈死難者和平祈念館,主空間是一個悼念大廳,
由雙排 12 根向天空伸展的磨砂綠,白色玻璃光柱,構成儀式性的空間,
視覺軸線往祭壇方向延伸時,隱喻著250公尺以外的落彈原點,
軸線底端,聳立著與光柱同樣高度的玻璃架,裡面收藏著死難者的名冊。
每年八月九日受難者家屬會前來祈念館,追思悼念死去的親人。
每年此時,長崎市政府會更新追加原爆而死亡的名單。


此圖出處為 sakula323.b1388.jp/
多媒體展示室播放著受難者現身說法的影像,
閱覽室還有「遺影‧手記」檢索系統,
這套電腦檢索系統的內容包括:受難者遺照、當事者的受訪、簿記資料等,
目前收集約有6000多件由遺族所提供的資料。
閱覽室書櫃陳列著長崎受難者的《被爆體驗記集》,
這些體驗集是日本政府從平成七年開始,有系統地對於受難者經歷的紀錄與收集。

參訪時,許多年輕學生以及校外教學的小朋友也來參觀,
據說這是日本許多學校畢業旅行與校外教學必定參訪之處。
希望這樣的教育真正發揮功效,在孩童心中播下和平的種子。
但是兩岸人民總體上了解核子武器的恐怖嗎?
是不是還很天真的以為按個按鍵,把對方幹掉的蠢念到處瀰漫?
不記取歷史教訓,便會再次被歷史修理。

創作者介紹

意像圖建築空間研究所

jonathan0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