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回到Eger 城區的巴士中繼站,車站邊最顯目的建築就是大天主堂。
由於待會要前往米斯客次,所以先看好了巴士發車時間。

在歐洲旅行,教堂對我的意義是一個身體與心靈休息的避難所,
雖然龐大似乎疏離,但其實弔詭的--這是心靈上親切的空間,
人們以可體驗的超尺度空間,來隱喻上帝的偉大,
又因其龐大穩固而感到安定。


有一種說法EGER是匈牙利的羅馬,大天主堂是有一些羅馬的影子
但這裡是一個點,羅馬是點點串聯的壯麗
但外觀在如何的壯麗都比不上波蘭教堂內,虔誠禱告的人民所帶來的震撼。
聽說義大利的年輕人很少上教堂的....




大天主堂的內部,有許多色彩鮮豔的天頂壁畫,
匠師也運用純熟的技術來修飾牆壁的線腳與藻井,
遠看以為都是雕的,其實都是畫上去的,
壁畫的色澤溫潤,瞇著眼讓我想起了夏卡爾。






創作者介紹

意像圖建築空間研究所

jonathan07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